怀念老曹/叶中敏-武则天的墓

发表时间:2020年02月22日 18:40:45内容来源:怀念老曹/叶中敏

来自:怀念老曹/叶中敏文章地址:http://society.shhlmy.com/half/021468356.shtml

怀念老曹/叶中敏

图:曹骥云(后右一)与金庸(前左二)、梁羽生(前右二)两家交往深厚/资料图片

怀念老曹/叶中敏

当年,爱国是看做了些什么。老曹生前,并不尽讲爱国的话,有时还会讲些批评的话,但老曹一生都奉献给了《大公报》,一张旗帜鲜明的爱国报纸。他一生磊落光明、待人诚恳,不断追求知识,克尽报人责任,乐于提携后辈,大公人不会忘记他。

那个年代,报馆人不多,大家关系非常密切。老曹夫妇连同两个儿子,还有资深翻译巧姐(何巧生),中国新闻年轻编辑焦惠标,三家人同住在南洋大厦一个单位,当年报馆待遇不高,生活十分简朴,我经常上去「黐餐」,从未听见他们抱怨什么。老曹夫妇都非常重视子女教育,当时我家中有人在港大任教,老曹就叫儿子晚饭后到我们家补英文、数学。老曹自己,每晚写稿、发稿、审稿之馀,白天还翻译日本报刊杂志文章,多挣一点稿费收入养家,他喜欢西方电影和交响乐,以当年准则来说,有点「小资」。

早年《大公报》,人才鼎盛,论统战与社交有费公(费彝民),论新闻与文学有侠老(李侠文)与陈凡老总,马公(马廷栋)长经济,赵大哥(赵泽隆)纵横国际时事,老曹比他们几位都要后辈一些,但唯其如此,我们一帮六十年代后期进馆的青年倒是与他没有什么「代沟」,接触也较多。还记得在那个「火红的年代」,我们年轻职工学唱歌曲,老曹也参加,还自编自演一些「对口词」、「三句半」,一口京片子清脆嘹亮,常亭亭大姐还参加舞蹈班,夫妻两人都是「宣传队」的热心支持者。

早上接到冯仲良兄电话,告知老曹(曹骥云)走了,不是太意外,毕竟已是九旬高龄,但仍不免一阵惆怅,又一位曾经给予我不少指导和爱护的前辈离去,「老大公」又少一人。